幸运飞艇投注客户端
“90后”村二代与毒品的10年:母亲曾要与其断绝关

2017-06-28 06:30 阅读:49

  27岁的何瀚章自从戒掉毒瘾后结婚生子组织了幸福家庭。

  “你看我1.8米高,那时候瘦到才116斤”,戒除毒瘾后,何瀚章的体重在这两年总算是涨到了140斤,尽管看起来仍显精瘦,精神气色却是极好,尤其那对圆而有神的眼睛,已经让人看不出“瘾君子”模样。116和140两个数字,正是何瀚章两种生活的直观诠释。

  回想起从踏入毒圈的夜夜笙歌,到如今娶妻育儿安分养家,偶尔还客串禁毒志愿工作的小日子,27岁的何瀚章聊开了话匣子,他希望通过分享自己的故事,让更多人畏惧毒品。

  初尝:再不想试第二次

  作为标准的90后,何瀚章1990年出生于黄埔区九龙镇九佛地区的一个小村落,父母务农兼卖鱼。何瀚章评价,家里条件在村里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,且因土地开发家里能拿到可观的征地补偿,从小不为钱发愁。要风得风、要雨得雨,父母对他几乎是无条件的溺爱。

  2007年,初三第二学期,他开始跟着同村孩子当起了“飞仔”,好不容易被家里人劝进了技校,上学不到一年,就因为旷课太多被学校勒令退学。何瀚章怀着“大无畏”精神当起了职业“飞仔”。

  退学那年的某个夏夜,广州夏季典型的闷热天气,他跟着十几人一伙,去到了一个夜场喝酒。的士高音乐狂啸,年轻身躯扭动,何瀚章感觉到气氛热烈,激动人心,就等着开怀畅饮。

  “喝到一半看到旁边有人拿着吸管在那里吸着粉状的东西。”这时自己桌的人也拿了同样的东西出来,喊何瀚章也尝试。一问,是K粉。何瀚章拒绝,却被“兄弟”劝抽。

  何瀚章这就打开了一个让他濒临绝路的黑暗世界。吸完两分钟后,他脑袋疼得似要裂开,站不稳,需要扶着东西才能站立,他的心脏仿佛就要跳出胸腔。不停呕吐,何瀚章感觉自己的胃液都被掏空,吐得酸软无力后瘫在沙发上,抱着依旧似要爆裂的脑袋,无法清醒更不会昏迷,他只能维持这个状态直到凌晨两点收场。“我再也不要吸这东西了。”他当时曾这样想。

  入局:吸毒后“九佛是我的”

  一周之后,何瀚章和“飞仔”们又来到上次的夜场。“劝我再试试,说第二次就不会难受。”一被对方撩拨,何瀚章再次尝试了。17岁的他就这么踩入了毒潭,“最初几次都没要钱,到了后面才需要一起平摊费用。”

  2009年开始,K粉已经难以满足何瀚章的需求。何瀚章开始接触到新玩意儿,混合型毒品如“奶茶”、“开心水”等,日渐严重的毒瘾也开始侵蚀他的身体。父母见他精神不振,又听闻一些关于儿子的传言,责骂他染上不良习惯,并且开始限制他开支。

  何瀚章坚称自己外表看起来一切正常,骗过了父母,可是没了经济来源。“亲戚朋友借,后面都借遍了,没办法,就去收保护费”,原本说话大大咧咧的何瀚章,谈及此事略显尴尬。当年两三个“飞仔”凑一起,专门就针对村里头的外地老板寻点零花钱,可去得频繁了终究惹事,何瀚章承认因此进过派出所。

  沉迷:一沾冰毒入地狱

  最可怕的是沾上冰毒。朋友圈子里兴起冰毒后,何瀚章也跟着尝“猪肉”(冰毒)。

  事情败露是在2011年,何瀚章已经在家中房间内吸起了冰毒,浓重的味道引来父母窥视,器具、气味,何瀚章再无法抵赖。此时,因为毒品购买消耗的金钱,早已超过了六位数。经过与父母一番谈判,何瀚章答应随他们出外旅行一阵子,尝试戒除毒品。

  在北京的两周是他印象中最开心的时光,他和父母游玩过程甚是愉悦,仿佛自己已经可以脱离毒品生活。可是回到家后,生活又回到原来的轨道,他又忍不住心痒投身毒友圈。

  何瀚章当时也曾感到愧疚,为什么在北京可以不吸毒,回家就忍不住?是不是自己已经离不开毒品,是不是自己定力不够?这种自责,在几次吸毒后逐渐打消了,“当时想着无所谓了。”

  戒毒:目睹毒害的恐怖

  何瀚章的爸妈再次逮住了他吸毒。“你现在没救了,就等死吧”。母亲甚至要求他离开家里,与他断绝关系。“我也觉得自己真的上瘾了,以前总是觉得可以控制,那时觉得可能真的要去戒毒才行了”,何瀚章没有抗拒,他也开始担忧自己的前程。

  2012年5月29日,何瀚章坐着警车来到了戒毒所,开启转变人生的两年。

  可是毒瘾也是没有那么容易离开人,每每与一同戒毒的“毒友”聊起往昔生活,提及吸毒情节时,何瀚章又回想起那时的快感,心里头又有吸食的欲望和念头,盼着出去后再次享用。

  断绝毒品的念头最终是来自恐惧。接下来的日子,何瀚章开始接触到一些因为吸毒患上艾滋病、肺结核等传染性疾病的病人,“我觉得好可怕”。印象最深的一次,是一名艾滋病患者搬到了他床位隔壁,何瀚章发现对方手脚已经腐烂,打听到对方正是因为长期吸食白粉、冰毒后患上艾滋病,腐烂的手脚已经无法治愈。他害怕自己有朝一日也会沦落至此,从那天开始害怕毒品。

  这种恐惧感甚至贯穿到了梦境。有时候他梦见自己戒毒回家后,又踏入了毒圈,自己反而被吓醒,暗想着“惨了,我都说了要戒,怎么又梦见吸毒了”。能不能戒毒,这个问题不断困扰着何瀚章,他只能找民警求助。民警就对何瀚章提了关键的问题,远离毒友圈,找份安心的工作。

  重生:从吸毒到禁毒

  两年的时间终于熬过去,2014年5月29日,何瀚章迎来喜笑颜开的家人。戒毒期间的探望,父母也感受到儿子戒毒的决心和成果,放心地带着他回家了。何瀚章开始兑现自己许下的诺言,远离毒友圈,“很快找到了,约我聚会,我没答应,只保持电话来往,没几天我就去广州市区打工了。”

  2014年至今三年,何瀚章又在社区接受了三年的社区康复,主要是禁毒办工作人员对其进行心理疏导和后续帮教,在这期间,何瀚章再也没碰过毒品,还组建了自己的家庭。已经重回九龙镇工作的何瀚章,重建了自己的朋友圈,幸运地遇见如今的妻子,在2016年结婚后,如今已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。他也不再是个游手好闲的“飞仔”,开着父亲买下的推土机,何瀚章算是有了较为稳定的工作。

  看着何瀚章重获新生,禁毒办工作人员高兴之余,也提出建议,让何瀚章参与禁毒志愿者工作。“他们很关心我,以前还询问我是否需要安排工作。我也觉得自己该回报下社会”,何瀚章答应了,参与镇里头的禁毒宣传活动,去到高等院校、中学、小学各种学校为学生们讲述自己从吸毒到戒毒的亲身经历,告诫他们远离毒品。有时候,学生们会好奇地询问他吸食毒品的感觉,聊到深处,何瀚章就会翻出来旧历史细细讲述,不少孩子听完惊叹“原来这么恐怖”。

  “我是希望自己沉进去志愿工作,我觉得吸毒者能够恢复正常,就算不做志愿者,也应该多劝导身边的人”,或许何瀚章真没想到过,自己会去吸毒,又能戒毒,最后又来参与禁毒。

热点文章
近期更新
友情链接

Copyright © 2016 幸运飞艇投注客户端 All rights reserved. Powered by YumingCMS